首页 | 文化校园 | 经典传承 | 云南艺术学院舞蹈学院舞蹈中学党史——芭蕾舞剧《白毛女》

云南艺术学院舞蹈学院舞蹈中学党史——芭蕾舞剧《白毛女》

发布时间:2021-07-13 10:17:06

芭蕾舞剧《白毛女》

首映时间:1965年

表演团体:上海舞蹈学校

表演者:茅惠芳、凌桂明、石钟琴等

作曲:严金萱

编导:胡蓉蓉、呈代辉、林泱泱

微信图片_20210611162819

该剧取材于同名歌剧,共分八场。舞剧讲述了在恶霸地主压迫下喜儿由人变成“鬼”,八路军使她从“鬼”变成人的动人故事。再现了惊心动魄的农民翻身斗争。其艺术魅力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该剧把艺术的笔墨集中在一个普通中国农民的女儿所经历的人生苦难上,这在芭蕾舞艺术创作历史上是具有突破意义的。一般来说,芭蕾舞特别是古典芭蕾舞舞台上主要塑造的是仙女、王子、公主的艺术形象,讲述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白毛女》则把喜儿的苦难作为艺术表现的对象。这与传统古典芭蕾舞形成了鲜明对比,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

其次,喜儿黑发变白发,由人变“鬼”的故事,引起观众观赏过程中极大的悬念,非常富于戏剧性。舞剧形成于60年代,很自然地带有那一年代艺术的特点,即政治性主题思想对于全剧的统领。

剧中的一些经典性舞段,如喜儿等候爹爹时所跳的“剪窗花舞”,喜儿在深山老林中所跳的“四季转换舞”,大春和喜儿“山洞相认舞”等,都给观众带来极大的审美享受。该剧在动作语言上,大量吸收了中国民间舞、古典舞的动作素材,在芭蕾舞的动律里较好的融合了中国文化所特有的审美情趣和理想。全剧结构合理,惊心动魄的农民翻身斗争与忧郁抒情性的喜儿形象,已经成为人们心中永难磨灭的、色彩鲜艳的艺术丰碑,自上演以来长期盛宴不衰,被认为是深得民族文化底蕴真谛的中国式芭蕾舞剧好作品。

微信图片_20210611162813

该剧在编导上,运用了一些中国传统戏剧的表现方法如戏剧结构分场不分幕,情节事件的发展紧紧相扣,一环紧扣一环,适应了中国观众的传统欣赏习惯。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创作演出的成功,标志着我国舞剧编导已经熟悉和掌握了这种外来的艺术形式并在置舞剧的革命化、民族化、群众化的艺术实践中取得令人目的可喜成就。


全剧共分八场

第一场:汉奸恶霸地主黄世仁闯进杨白劳家,以债为名,强抢喜儿。杨白劳坚决反抗,被活活打死。喜儿被绑架。王大春在赵大叔指引下去投奔八路军。

第二场:喜儿在黄家受尽凌辱,忍无可忍,逃出黄家。

第三场:喜儿避过穆仁智等人的追赶,躲进芦苇丛中,穆仁智等人在河边发现喜儿失落的鞋子,误以为她已投河而死。

第四场:喜儿在荒山中与风雪、野兽搏斗,经历了几个春夏秋冬一头黑丝变成满头白发。她坚强地等待着报仇的时机。

第五场:八路军解放了喜儿的家乡,建立起人民的政权。赵大叔和王大春号召军民团结起来和汉奸恶霸地主黄世仁开展斗争。黄世仁和穆仁智逃跑,赵大叔和王大春立即带领群众跟踪追击。

第六场:喜儿来奶奶庙取食供品。黄世仁、穆仁智逃跑途中遇雨,躲进奶奶庙。喜儿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满怀愤恨,跳下供桌,追打黄世仁、穆仁智。赵大叔、王大春等追捕黄世仁来到奶奶庙,发现黄世仁的雨伞。众人跟踪追去,王大春留下搜索,发现白毛女,尾随而去。

第七场:喜儿回到山洞,王大春赶来,彼此相认,悲喜交加。

第八场:喜儿回到解放了的家乡,向乡亲们愤怒地控诉了黄世仁的罪恶。最后汉奸恶霸地主黄世仁受到应有的惩处。

尾声:王大春带领八路军小分队奔赴前线,喜儿和乡亲们一起参加了战斗的行列。

微信图片_20210611162823


图片视频来源于网络

文字来源:《中国舞蹈史及作品鉴赏》 —— 冯双白  茅慧

                 《中外舞蹈作品赏析》—— 刘青弋


责任编辑:李贺
我要评论 已有 条评论
    全部评论
该剧取材于同名歌剧,共分八场。舞剧讲述了在恶霸地主压迫下喜儿由人变成“鬼”,八路军使她从“鬼”变成人的动人故事。再现了惊心动魄的农民翻身斗争。
育人号推荐